【殺人犯上車之后……】自衛殺人犯車全軍

來源:網絡應用 發布時間:2018-12-24 04:30:49 點擊:

  他開出租車,拉了一個殺人犯。他問他去哪,他說隨便轉轉。他高度緊張,擔心殺人犯還會再殺人,或是劫車。他開著車與他進行了漫長的心路跋涉……      載上一個殺人犯
  
  2006年3月3日,對于家住遼寧丹東的出租車司機龐和清來說,是個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日子了。可就是在這個普通的日子里,他挽救了一個迷途者的生命。
  早上6點多,開了近4年的出租車、把出租車視為自己第二生命的龐和清走出了家門。他每天都是這樣:很早離家開車接客,中午12點回家吃飯,吃完飯后穿上衣服就走,晚上6點多交車回家。如此日復一日,按部就班。
  7點多時,在抗美援朝紀念館那兒,老龐遇到了這天的第3位客人。可這個瓜子臉、個頭與老龐差不多的客人,讓開出租車這么長日子、接觸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的老龐都覺得挺奇怪的:他看上去有點恍惚,不像正常人那樣,上車后不向司機說明自己的去向,一聲不吭。老龐問他:“你到哪兒?”
  他不語。
  龐和清又問:“你到哪個地方,我好開車往那兒走,你別介意,我沒別的意思,最起碼你得告訴我去什么地方,我好知道方向是不是?”
  對方這才開口:“去制藥廠。”
  5分鐘后,出租車駛到制藥廠附近,乘車的男子示意老龐靠邊停車。當車穩穩地停靠在路邊時,乘車人卻沒有下車的意思。而老龐一天的平靜,也在這個陌生男子開口說第二句話的瞬間被徹底打破。突然,對方說道:“我殺人了!”
  聞言老龐一驚:他殺人了?是真殺人了還是假殺人了?因為開出租車的經常遇到喝醉酒的人如是說。
  就在老龐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時,對方又說:“我把對象殺了。”
  這下老龐有些不悅了:這可能嗎?就為了賴5塊錢車錢,就用殺人了來威脅我!他沒好氣地對那人說道:“你殺人了?我還想說我也殺人了呢!”
  見老龐不相信,那人說:“我說的是真的,你拉我遛上一圈散散心吧!”
  精神恍惚的年輕人莫名其妙的一句話,一時間讓老龐有些摸不著頭腦,他本能地發動汽車順著大路繼續前行。
  邊開著車,老龐邊問對方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根本不相信對方真的殺人了。對方仍是那句話:“我把對象殺了。”
  老龐不信,問道:“人真的死了嗎?你看到了嗎?她是個什么情況你說她死了?”
  對方說:“人都硬了,肯定活不了了。”
  老龐不由頭皮發麻:這是真殺人了!普通的一天里的一次普通出車,卻意外遇上了一個殺人犯,老龐心里一下炸開了鍋:他會不會傷害我,劫我的車呢?一時間老龐有些不知所措,對方也不再言語。車廂里,二人皆陷入一片沉默之中。
  老龐思忖:我可要注意著點,若再把他弄急了,他若一旦發火,和我在這車里打起來,或情緒失控那都是麻煩。他順著道卻不知把車往哪開好。本是應該奔二醫院那邊走的,可到了二醫院那邊一看:不行,前面有個警察,別讓他看到一害怕情緒失控鋌而走險,怎么也得穩住他。
  老龐驅車平穩地駛向人煙稀少的二醫院方向,身旁的年輕人卻一直保持著沉默。不知對方究竟想要干什么,心里不禁暗暗著急的老龐,佯作口氣緩和地問對方:“你在哪兒上班,干什么工作啊?”同時他心里暗自衡量著自己和對方的體格實力:萬一和對方動起手來,自己是否有取勝的把握?
  
  他殺死了女朋友
  
  最讓老龐擔心的,是自己的生命安全和那輛賴以生存的老捷達出租車:這個沉默的殺人犯,會不會劫持自己的車畏罪潛逃?他若逼著我開車我該怎么辦?老龐腦子一轉,告訴對方:“這車該修了,根本跑不了長途。”見自己的暗示并沒得到對方的回應,老龐開始用眼角搜索自己常擱在車上的那把以備防身的螺絲刀。在尋找的視線中,老龐看到了身旁年輕人一雙茫然的眼睛:此時他的腦子根本沒有思維能力,若是把他逼急眼了,他極有可能狗急跳墻。
  如此一想,老龐有點害怕了,就順著對方跟他聊起來。聊天中老龐得知:該男子名叫關明波,時年35歲,出生于遼寧省一個普通農民家庭,多年來一直輾轉于大城市打工。一年前,他來到丹東靠做裝卸工維持著一份不錯的收入:每月最少不低于1000塊錢。雖然日子過得還算不錯,但這些年來,關明波卻一直被感情問題困擾。幾年里,他先后談了6個女朋友,皆因各種原因沒有結果。3個月前,在家門口的菜市場里,一個姓劉的賣菜女人,讓關明波仿佛又看到了幸福的希望。那女人的性格和言行舉止就像沒長大的小孩似的,雖然46歲了,但她的勤快和溫柔很快俘獲了關明波的心,他打消了年齡差異上的顧慮,和她一心一意地過起了日子。關明波非常喜歡她,她要什么關明波就給她買什么,還把自己上班掙的錢都給了她。
  有一天開了工資,那女的和一個姓馬的女友來到關明波家。見關明波把工資給了那姓劉的女人,同來的姓馬的女人第二天給關明波打電話說:“你女友是離婚了,她離婚的對象在黑龍江的,可她來丹東后又處了一個男朋友,你知道嗎?”
  關明波說:“我不知道,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馬說:“他經常上我家來呀。劉姐在丹東不只有你一個男朋友。”
  關明波有了一種強烈的被欺騙的感覺,聯想起自己曾有過的6次坎坷的感情,暴怒之下的他匆匆趕回家中,用雙手結束了女友的生命。18個小時后,他上了龐和清的出租車。
  聽了關明波的講述,龐和清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。他此時能做的,就是盡力保持40邁的車速,而不能把車開快,不能讓關明波覺得自己很急切地想把他扔下或是往派出所拉,或起什么其他的想法。但不能老在街上這樣跑啊,可不這樣跑又怎么辦呢?跟他動手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對手,他是做裝卸工的,天天搬貨干體力活,體魄都練出來了,若是他一發急發怒,自己能控制得了他嗎?自己長期開出租車,體格與對方相差懸殊啊!老龐一邊開著車在街上轉悠,一邊心里想著辦法。
  
  從前也做荒唐事
  
  盡管老龐心里有些害怕,但仍在勸那個年輕人:“你現在想怎么辦?家里都有什么人呀?”
  對方說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辦。我爸媽都去世了,還有個姐姐。”
  老龐說:“那你把這事給你姐姐說說啊,看她有什么意見。”
  關明波說:“我已經幾年沒見過姐姐了,老長時間也沒跟他們通電話了,不知道他們一家現在過得怎樣了。”
  老龐說:“你今天不打,就再也沒有機會打了。”
  從殺死女友到坐上老龐的出租車,關明波度過了他生命里最漫長的18個小時。此時,平靜下來的他感到萬分恐懼,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明天。聽了老龐的話,關明波用顫抖的雙手,撥通了姐姐家的電話,說了自已殺死女友的事。沒想到姐姐卻說:“怎么回事?你出事了?這事你告訴我干什么?你自殺吧!”說著把電話掛了。關明波從電話中聽出,姐姐對此事也很為難。
  此前,絕望中的關明波曾向一起打工的工友求救,得到的回答是:逃跑!走投無路的他,決定回家取趟行李,然后跑得越遠越好。于是在2006年3月3日,這個看似普通的早晨,丹東的出租車司機龐和清,遇到了他職業生涯里最為特殊的一位乘客。此時,老龐開著他的車,在丹東大街上漫無目的地轉悠了一個多小時。看著身邊小伙子一臉的不知所措,老龐開始將懸了一路的心慢慢放了下來:他斷定眼前這個年輕人并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,他只是對已發生的一切沒有了主意。老龐不禁有些同情這個年輕人了。說句心里話,曾離過婚的老龐也能感受到這個年輕人此時的感受。
  讓老龐感受到關明波心情的,不僅僅是他同樣經歷過的感情創傷。44歲的老龐,是土生土長的丹東人,二十幾年前,當他還是小龐的時候,也同樣經歷過那種年輕氣盛后的迷茫。那時,他的脾氣非常暴躁,只要與別人一吵起來就大打出手,見他如此,社會上的一幫人就經常找他去幫忙打架斗毆。在地處市郊的老家,他也曾是出了名的一霸,幾次與公安機關“親密接觸”,讓他的第一次婚姻觸了礁。而這次經歷,也讓老龐開始徹底地脫胎換骨。
  在重新組織了家庭后,老龐過起了與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:他每天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,下班后按時回到家,每月發了工資就把錢拿回家,給老婆孩子穿衣吃飯,好好過日子,這幾乎就是他的本能。有時妻子看他忙,即關心道:“你若來不及回家吃飯就在外邊吃吧。”
  可為了省錢,老龐不在外邊吃,無論寒暑冷熱、刮風下雨,仍是每天中午按時回家吃飯;就是朋友請他吃飯他也拒絕:“我沒時間,若陪你吃飯不能跑車了掙不到錢,我就對不起我的家庭。”
  曾經走過的彎路和現在平靜而幸福的生活,讓龐和清深深感到:生命中一時的迷亂和慌張并不可怕,重要的是要找對生活的方向。看著身旁陷入空前絕望中的關明波,老龐決定拉他一把。
  
  如今拉人走生路
  
  老龐先對關明波試探道:“沖動不要緊,哪怕和她吵嘴打架,但不能殺人啊,就是和她過著不行再找別人唄,可你把她殺了,現在怎么辦呢?現在你想跑,可你跑得了今天跑不了明天,你殺了人,這就是把天都捅破了,能一跑了之?無論你跑到哪里,只要警方一下通緝令,現在網絡這么發達,你到哪里都跑不了,唯一的辦法就是自首。就算你是我弟弟,我也是這么說。”
  說出自首兩個字,老龐深深出了口氣:畢竟面前坐著的是一個陷入混亂的陌生人,畢竟就在18個小時前,這個人曾用雙手結束了另一個人的生命。但耿直和敢作敢當的性格,還是讓老龐對他說出了自首的選擇。老龐的話讓關明波再次陷入沉默。老龐知道:這是決定關明波命運的一次沉默。關明波在無語地抽著煙,在進行著激烈的思想斗爭。一支煙抽完了,關明波一扔煙蒂對老龐說:“你直接把我拉到帽盔山派出所吧。”
  接下來的這段路,將是關明波30多年的生命里走得最艱難的一段。老龐決定把關明波順利地送進派出所,他不能開車往警察多的地方走,以防刺激了關明波。他駕著車走便道,往警察少的地方開去:即使是到那個地方,最起碼也要讓關明波覺得挺平淡地進去。到了派出所門前,老龐對關明波說:“你進去吧。”
  關明波說:“別,大哥,你還是把我領進去吧。”
  老龐見關明波害怕,就把他領進去了。此時已是12點了。
  2006年7月,遼寧省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關明波進行了宣判:被告人犯故意殺人罪應予懲處,鑒于其作案后自動投案,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對其予以從輕處罰,故判處被告人關明波死刑,緩期兩年執行。關明波被判決后,老龐還去看他:“你在這兒怎么樣?今天看到你我只覺得,我該做的已經做了。我今年都44歲了,你還那么年輕,我希望你活著。”
  關明波說:“我在這里過得挺好,大哥讓我投案是對的。我想過,我要是跑了,到現在還不一定怎么樣呢?我會永遠感激你的,我把人家命都害了,我對不起人家,我只有在監獄里好好改造。”
  回到家里,老龐對妻子說:“我這算是做了件有點大的好事,說句心里話,我不想出名,就覺得平平淡淡的日子是最安穩的。等到咱倆老了,兩個兒子都結婚了,你就什么都不用干了,我來替你做飯。”
  聽了老龐的這番話,妻子的臉上洋溢出一種滿足和幸福。
  (與央視《講述》聯動報道)
  (摘自《法律與生活》半月刊2007年2月下半月刊)

推薦訪問:殺人犯 上車
上一篇:【高勤榮:出獄記者】 山西記者張勤榮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Copyright @ 2013 -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.勵志.成長! All Rights Reserved

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.勵志.成長!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-75

彩票网站哪个最正规